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约会少妇
约会少妇

约会少妇

这是个事先约好的晚餐。


  从前几天在美国时订的约会。


  宋先生是个美国、台湾两头跑的贸易商。我们之前好像有见过面,而这次在美国的春节有当地华人的一个餐会,刚好同桌,于是聊了起来。


  他是个年约三十五岁或更多,但看起来很时髦光鲜的男子。眼睛小而机灵,身材高挑,活力十足,古铜色的皮肤,讲话总是带着笑,却又干练十足。跟这种人讲话多少会觉得有点被看穿的感觉。


  那餐是我这次去美国穿着最正式而端庄的一次:p和他说话却常有被看穿到底的感觉。


  那是一种很有趣的感觉,心里有一丝丝不安,却也有一丝丝期待,看他到底还能看透我多深,是种说不太上来的感觉,但整体的、综合会是一种吸引人的样子。


  「结婚生活应该不在你的生命中占第一位,对吧,sandrea?」那天在餐桌上,他突然话锋转到。


  「为什么?」我掩饰着我的惊讶,装作有兴趣的好奇着。


  「你的味道不对!……」他笑着敬了我一杯酒。「I can tellfrom the perfume……」就像这类的抽象探测攻防,有些女人也许会因此讨厌这种男人,但对我而言却倒是一种奇妙的引力,让我会愈想知道他是种怎样的心情在看我。而我有种奇怪的感觉就是,这种人有时也许看我会看的比我自己看我还准。


  于是,我们约了情人节的晚餐。而这也不是刻意的约的,至少表面上看起来不是这样。


  「回台湾我请你吃饭,不会拒绝吧,嗯?」他问。


  「那要看你要请我吃什么呀。」我笑笑。


  「吃什么不是问题,我想带你去一家很精致的小馆,人不多,但你会爱死那里的。the question is,你会说好吗?」他侧过头来。


  「为什么不会?」我疑惑着。


  「因为你要跟我吃情人节晚餐啊。」他笑笑。


  「啊?为什么要在情人节?」我不解的问。


  他停了一下,说:「因为我猜你那天原本打算一个人吃晚餐。」他猜的对,我原本是打算如此。只有在更晚有一个约会,而晚餐是free的,但我无所谓,而且这也不是没发生过。我对今年情人节的期待只是更晚的那个约而已。


  他看我的表情就像是他猜对了。于是,我答应了他。


  这是为什么我带着衣服到公司,在下班后躲在厕所换着。


  我把套装都脱掉,穿上一件绿色的花式连身洋装,凉鞋补上香水和妆,戴上耳环,将头发挽起,清纯路线,没有任何别的暗示。


  我坐上出租车,到了约定的地点。


  那是个很精致的小餐馆。我们吃了饭,席间聊的很愉快。他的眼光仍然准确的判断分析事情,但又刚好不至于造成压迫感。


  吃完饭,他邀我到他家坐坐。


  「我一直以为你有结婚?」我有点不解的问他,「那这样你家人呢?」「我没有,」他笑笑。「你哪来的八卦?」「那我们要到你家干嘛?」我问。


  「我们可以看看电视,看看今天大排长龙的情侣们的拥挤蠢样子,也可以听听音乐。也可以喝杯红酒看看夜景。」他笑答。


  女人有时只需要一个理由,哪怕一听就不像真的。


  于是我们走到了他家,刚好就在旁边的巷子里。


  他家很漂亮,不大,但很干净,小地方看的出有钱人的样子。


  我坐在那个看起来很贵的沙发上,打量着他家的角落。他端了两杯红酒来,我们干杯后,他一饮而尽,我则慢慢啜着。


  他才刚开电视,我的手机就响了起来。我一手拿着杯子,一手拿起手机,是先生打来的,客套性的问我在哪里,然后用加班当理由说他不能回家,第二天才会回来。我应答着,也编着理由,说我在朋友家。


  忽然感受到后颈有东西,原来他已经开始吻上我的后颈。


  我吓了一跳,但电话还是继续着。我努力的不让声音有异。


  他的动作却愈来愈大胆。他轻抚着我的耳根,嘴唇轻触我的后颈,一手更直接的开始轻搂住我的腰。


  我终于挂上电话,放下杯子,一转身质问他:「你在干嘛?」他微笑不语,绕过沙发走到我身旁,两手从背后抱住我的腰。


  「刚那位是你先生对吧?」


  「对啦,你干嘛……」我试着将他温柔却有力的手扯开。


  「你跟他说你在朋友家?」他还是笑着。


  「你管我……」我仍试图挣脱着,但心下也有点知道和期待会是怎样了。


  他保持着这样的姿势,环抱着我,嘴唇不停的轻挑着我的耳根;我半推半就的动作慢慢变成轻闭双眼的享受着。这样耳鬓厮磨了一阵后,他将我转到正面,深深的吻了下去。


  起先我还不愿就这样吻着,但很快的迷乱的氛围就涌上来。我茫乱的和他热吻着,热吻着,吻着……吻了许久,终于停了下来。他熟练的把我背后的拉炼拉开,整件连身裙应声滑落。他两手捧起我的乳房,就这样从背后开始爱抚着。我的背部感受到他坚挺的东西顶着,让欲望更加温。


  「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大呢,sandrea……」他故意调笑着。


  「讨厌……」我呓语着。


  他持续着爱抚的动作,同时将胸罩解开,两手直接揉弄着裸出的乳房。我更明显的呻吟着。他的唇也更狂乱的在含着我的耳根,指尖滑过、又恣意挑捏着乳尖,快感像电流一样涌来。


  「啊……」我喘息着。


  「舒不舒服?」他低语。


  「舒服……」


  他一手持续挑弄着我的乳房,一手往下探,开始抚摸我的阴户,由浅入深,慢慢的伸入。上、下同时的快感让我早已不住湿透。


  「你……」我气若游丝地说。


  「怎么啦,sandrea?」他笑。


  「你好坏……啊……」全身的爱抚让我沈醉在一种迷幻中。


  「我怎么会坏呢?」


  他还是笑笑的,把我放开,脱下他的裤子,解开上衣,全身只披着一件解开扣子的衬衫,下面的弟弟早已怒张、高耸。他利落地把我的内裤脱掉,接着走近我,全身只穿一件白衬杉的样子其实蛮性感,也更煽情。


  我催促着他戴套子,不过他好像本来就有打算要戴。


  戴上后,他让我躺在沙发上,插了进来。


  「啊……」我慢慢地呻吟出声。


  他先慢慢的进出了一下,当顺利时,忽然开始用力的抽插。


  「啊!……啊!……啊!……」我没意想到他会突然一阵猛攻,措手不及的浪叫了出来。


  他手扶着我的腰,大力的抽送,每一下都顶到了底。


  「啊!嗯!……」他低语着。


  「你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我像是每一口气被塞满了,叫不出话来。


  「喜不喜欢!sandrea!」他低吼着。


  「啊……」


  就这样大力抽插一阵后,他忽然停了下来。我喘着气,心跳慢慢减速。


  他休息了一阵后,再度开始抽插,这次则是较慢而仔细的插入。


  他两手握住我的乳房,不规律的揉弄着,腰际仍不停的抽插,而手则是各种不同动作的揉捏着乳房的嫩肉。


  「好大……sandrea……你太棒了……」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我失神的叫着。


  「真想每天跟你做爱……oh god……好舒服……sandrea……舒服吗……」「啊……舒服……舒服……啊……」


  他表情开始扭曲,抽插开始愈来愈大力,握住乳房的手也愈来愈大力。


  「轻一点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我喘息着。


  「我要你……oh god……oh god……yeah!」他低吼着。


  「想要……啊……」我放浪的叫着,两手死命的抓住沙发的布料,让他每一下抽插都顶到最深。


  「sandrea……god you are good……啊、啊!」他不停的叫着,忽然两手用力的抓住我的腰,大力的顶着、抽插着,「我要……啊!……」


  他大力的一插,就用力的抱住我,我感受到阴道壁他弟弟的抽动,而他用力的搂着我,我们两像是无法呼吸的大口吸着气。


  完事,清理后,我裸身倚在他身旁。


  「sandrea……等一下再来一次好不好?」他央求着。


  我轻笑着,摇摇头,手玩弄着他的胸膛。


  「你这样乱摸我又会想要了,你又不跟我做。」他抱怨着。


  「那很好呀。」我笑笑着。


  我忽然想到了,开口问:「你是为什么会觉得我会愿意跟你做?还是只是根本就想好要强暴我?」我娇笑着问。


  「你释放出的sign,我判断的。」他回答,边躺着休息,「可是很难解释为什么。反正就是感觉就是了。」「去你的,好烂哦。」我嗔道。


  我又休息了一阵,穿上衣服,再度用力的拒绝他,就自己坐车回家了。


  【完】